ホーム > 國際藝術文化都市——豐島 > 暢談藝術文化 > 特別三人交談 高野區長×野村萬藏×中村梅彌

從這裡開始為正文

特別三人交談 高野區長×野村萬藏×中村梅彌

「豐島」×「文化」2017年,繼續推進!

以城市總體為舞台,任何人都能成為主角的劇場都市。豐島區推進的新型城市建設將在2017年繼續全面展開。在跨入充滿期待的新一年之際,我們邀請了作為日本傳統文化繼承人的野村萬藏和中村梅彌來到南池袋公園,與高野區長進行了熱切的交談。

特別鼎談 区長、野村氏、中村氏
左から高野之夫豊島区長、野村万蔵さん、中村梅彌さん

傳統的繼承和對變化的挑戰

區長:目前,豐島區面向國際藝術文化都市設想的實現在穩步前進。去年,我們從以原文化廳長官近藤誠一為會長的國際藝術文化都市座談會獲得了有關實現戰略的答復。

豐島區以成為日本文化的推動力為目標,正在穩步推進城市建設,在這種日本文化當中,二位是具有悠久歷史的表演藝術的繼承人。

中村梅彌氏中村:我出生在歌舞伎的家庭,並且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近來,看到許多年輕人來觀賞歌舞伎,雖然我感到十分欣慰,但是許多觀眾僅僅是來看自己喜愛的演員。

傳統表演藝術之所以長期受到人們的愛戴,是因為有許多與日本人的生活相通的地方。

例如作為一個舞蹈動作,實際上表示在斟酒等,如果在觀看時不明白這一點非常可惜。

如果明白了這些內容,也會理解日本的傳統文化,也一定會對現代的發展發揮作用。我首先考慮從這裡開始做起,竭盡全力舉辦講座等。

 

野村万蔵氏
野村:狂言是被大家視為重要文化的一個藝術流派,我認為必須可靠地傳承下去。我感謝將狂言傳授給我的人以及支持這項藝術的人們,非常懷念往昔。

然而這種觀念越是強烈,就越難以突破古典的形態。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不能突破則可能落後於時代。因此,發揚和繼承古典藝術的優點,同時有所改進和創新,必須在兩方面挑戰的同時,使其具備現代的必要性。

重要的並不是一成不變地保持,而是在不斷變化、不斷肯定、不斷否定的同時,各個時代的人們認真思考,與時代共同生存繼承。

以2020年為目標出發

中村:我認為,只有透過踏實的努力,才能被現代人所接受。

剛才提到的舞蹈動作,例如在船上搖櫓的動作等,連我們都沒有實際操作過,甚至也很少看到(笑),向完全不瞭解的現代的人們講解,就好像面對外國人講解一樣。

野村:但在另一方面,我認為這些不明白的部分相反是一種優勢。儘管不是非常明白,與外國人對日本的動漫等感到「真帥」、「真酷」的感受相同,年輕人是不是也會有興趣,對此我們滿懷信心。

區長:所有的文化都具備歷史淵源,在歷史中存在,並且誕生新的文化。

去年11月,在野村老師演出的「大田樂 池袋畫卷」中,田樂與動漫真人秀同時表演,十分熱鬧。透過這種新的形式,傳統表演藝術接受了新文化。這是一次劃時代的創舉,非常受感動。

大田楽いけぶくろ絵巻奏上

野村:開始大田樂的是已故的哥哥(第八代野村萬藏),我們的家族基本上都是在豐島區出生和成長,去年在池袋首次上演大田樂,哥哥也一定會感到欣慰。

與動漫真人秀同台表演雖然是我的首次嘗試,然而像大田樂那樣的古老表演藝術能夠結合和吸收演出當地的特色以及現代的新內容,是因為日本的傳統文化博大精深,不可動搖。不會因為有了動漫真人秀就可以取代田樂,而是可以相互融合。

去年的上演仍為探索階段,我們面向2020年,每年都舉行聲勢浩大的演出活動。我的夢想是封閉綠色大街上演大田樂(笑)。

区長區長:在2020年之前,將在政府機構建築舊址建成8座劇場,在新區民中心也設置地面舖榻榻米的排練場。

在新的禮堂上演歌舞伎,排練場以區民為中心培育傳統藝術,創建一個開放的空間,屆時還請兩位務必光臨指導。

中村:池袋站有許多交通線路,很多人說「歌舞伎座較遠,但是池袋很近」,因此劇場建成後將會有很多人從豐島區以外來到這裡。

舖榻榻米的排練場可以舉辦日本舞蹈的講座等,如果有人沒有穿和服或沒有拿扇子,我們也可以借給他們來體驗日本文化。

成為從內心感到自豪的豐島區

高野区長區長:數年前,聽到有人指出豐島區可能成為消失的城市時非常震驚,我們需要將危機變成機遇,以新的城市建設為目標發起挑戰,不斷取得成果,我們看到了豐島區今後作為國際藝術文化都市影響世界的可能性。

向著從內心感到自豪的豐島區的目標一步一步地推進,2017年正是出發的一年。

中村:為了實現豐島區的這個目標,我也不斷地進行著腳踏實地的努力。

我的弟弟第八代中村芝翫也直到今年12月持續舉行繼承師名的演出,因此一次都沒有看過歌舞伎的各位可借此機會觀賞。希望這樣的契機能夠在豐島區出現。

野村:與我的幼年時代相比可以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近來,豐島區不斷向著良好的方向發展,充滿朝氣,我感到十分高興。這些變化與將文化作為城市建設中心的高野區長的努力分不開。

我作為區民的一員,在紮實地開展工作的同時,舉辦諸如大田樂那樣華麗的演出,讓人們認識到「這就是豐島區!」,使廣大區民來到這裡,放鬆心境(笑),精神充沛,我們將每年持續開展這些活動。

區長:今天,我們進行了很有意義的談話,更加增強了信心。將深奧的古典表演藝術與新的文化融合,使2020年來日本的遊客都到豐島區遊覽(笑),樹立這樣的目標開展城市建設,成為透過文化促進大幅發展的樣板。謝謝兩位。

第九代 野村萬藏 人物簡介

和泉派狂言師。野村萬藏家族第九代掌門人,掌管流派組織「萬狂言」。除了古典表演藝術之外,還演出將狂言與短滑稽戲融合的「現代狂言」,以及對中世紀的表演藝術「田樂」採用現代手法復甦成為「大田樂」等,對文化藝術的發展做出了傑出貢獻。重要非物質文化遺產綜合認定保持者。對豐島能之會以及面向兒童的狂言教室等豐島區的文化事業提供協助。

第二代 中村海彌 人物簡介

日本舞蹈中村派第八代宗家。2012年3月,依照上一代宗家、作為父親的第七代宗家的遺言繼承家業。開設面向大眾的歌舞伎舞蹈體驗場等,對日本舞蹈的廣泛普及做出了貢獻。榮獲2015年度日本藝術院獎。豐島區國際藝術文化都市座談會委員。